细线拉扯花蒂*被下药调教毛笔

时间:2020-05-20 17:19       来源: 网络整理

那一对白兔,简直算得上秀色可餐。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棠姐抬头撞上我的目光,低头看了看,立马娇羞道:“阿勇,你怎么这么不正经呀,一直偷看人家。”

“棠姐,那还不是你太美了。”我讪讪一笑道。

“哼,不理你了。”棠姐白了我一眼,收拾着碗筷就跑开了。

生气了。

我吓了一跳,慌忙拉住她道:“怎么,生气了。”

“哼。”棠姐瞪了我一眼,娇嗔道:“你下次在偷看我的话,别怪我不理你了。”

我尴尬一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头也有些委屈。

棠姐看着我的样子,幽怨的白了我一眼还伸手刮了刮我鼻子道:“好啦,你臭小子还是尽快找个女朋友为好。”

我刚想说什么,外头就传来敲门声,棠姐那闺蜜就来了,开门后,我立马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住了。

无论是身材还是美貌,绝对跟棠姐有的一拼。

棠姐拉着她闺蜜的手走过来,给我介绍道:“赵天勇,这位叫林云夕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好。”我对林云夕打了一声招呼,不过她却显得比较冰冷,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说着棠姐又拉起我手对林云夕介绍道:“云夕,这就是我一直跟你提起的弟弟,赵天勇。”

相对于棠姐的热情,林云夕却表现的比较淡漠,只是恩了一声,随即拉着棠姐走到旁边道:“海棠,你今天介绍的催ru师,该不会就是你弟吧!他可是个男的。”

她们虽然离我远了点。

但说话并没刻意压低声音,我还是能听得到。

林云夕说着还瞄了瞄我一眼,眼神里面充满了敌意。

我立马有些不悦道:“男的催ru师怎么了,男的就不能当催ru师了吗?还是说自己多冰清玉洁没被人摸过呀!”

“你说什么。”林云夕一听我这话就急了,冲过来瞪着我喝道。

“难道我说错了吗?”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自己催ru师金字招牌摆在那边,还真不愁没客人,要不是棠姐说是她闺蜜,自己还真懒得理会。

“阿勇,你少说一句不行吗?”棠姐瞪了瞪我,然后拉着林云夕进了房间,两人在里面挺久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坐在沙发上等着她们出来。

结果棠姐一出来就白了我一眼:“好了我已经跟她谈好了,你可以进去帮忙催ru了,不过你话少一点呀,别又吵架了,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跟个女人较劲。”

听到棠姐这话我挺不好意思的。

对呀,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跟个女人怄气呢?

……

“你最好有点本事,要不然的话,饶不了你。”我刚进去,坐在床边的林云夕就瞪起眼睛喝道。

看着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我甩头就想走,但想到棠姐的话,算了,自己大男人一个何必跟女人见识呢?再说了,现在跟我横,待会还不是要乖乖听我的。

“躺下吧。”我眯着眼睛看着她笑道。

她黛眉明显一皱。

我直接道:“放心吧,我是一名催ru师,每天看过的匈百八十个,就你这匈我还真不稀罕。”

“你……”林云夕急的咬了咬牙,点了点头:“你有种,但我还是要警告你,你最好有点真本事。”

我依旧没理会,看着她躺下,直接道:“是我帮你脱呢?还是你自己脱。”

“我自己脱。”林云夕瞪了我一眼,开始脱衣服,没一会儿脱的就只剩下內/衣了,那身材好的真是没话说。

刚才就顾着吵架了没多注意看,这会林云夕脱掉外衣后,才发觉她身材如此之美,从头到脚都是那么的诱人,跟棠姐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咕隆吞了吞口水,好在反应快也没让林云夕注意到,只是说话声音有些心虚:“內/衣也…也脱掉吧!”

林云夕犹豫了片刻,瞪了我一眼才缓缓解开內/衣,用双手护着匈瞪着我道:“臭小子,你最好不是在占我便宜。”

我盯着她不屑一笑道:“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林云夕张口看了我一眼,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话,紧皱着眉头慢慢张开手。

我也开始认真了起来,朝着她摸去,刚摸上就让我吓了一跳,因为林云夕的匈十分生硬,一点弹性都没有,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林云夕的匈竟然充满了肿块。

林云夕被我摸的有些难受道:“你要弄多久。”

>>>>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细线拉扯花蒂*被下药调教毛笔

分享到: (0)

标签:学校里面的暴露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