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湾大湾区的几点感想

时间:2020-05-23 03:59       来源: 网络整理

一、表明我国在全球疫情下坚持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记得2018年我参加亚洲博鳌论坛时,习总书记在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时说,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将越来越大。两年过去了,我们确实兑现了承诺。《意见》明确提出,促进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便利化,提升本外币兑换和跨境流通使用便利度,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深化内地与港澳金融合作,推进粤港澳资金融通渠道多元化,促进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创新水平。这些举措释放出了进一步减少外商投资限制、加大资本项目开放程度的重要信号,是对个别国家逆全球化或去中国化思潮的一个回应。

二、从区域经济发展全局来看,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最为重要的地方,也是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示范区。粤港澳大湾区是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驱动引领整个区域经济版图“从点到面”升级。粤港澳大湾区也是我国重要区域性金融市场的“培育地”,通过引进外资合理配置金融资源,中长期助力我国世界级一流城市群的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通过金融开放打造开放型经济,增加本外币兑换和跨进流通使用便利度的制度安排意义或是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大下的“高瞻远瞩”。

从力度上看,《意见》要求粤港澳大湾区聚焦加大对金融服务业的金融支持、实施更加便利的跨境贸易与投融资环境、稳步推进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深化内地与港澳金融合作,推进粤港澳资金融通渠道多元化,促进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在引导我国建立世界级一流城市群,提高国家竞争力的意义凸显。《意见》有利于提高辖区内上市企业的融资便利性。

三、表明金融改革和开放步伐在进一步加快。前不久,深圳证券交易所试点创业板的注册制,表明资本市场的改革速度也在加速。

《意见》层次分明,提出了四条总体原则,从“促进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便利化,提升本外币兑换和跨境流通使用便利度”“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深化内地与港澳金融合作”“推进粤港澳资金融通渠道多元化,促进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服务创新水平”等四个方面提出23项金融改革开放措施,围绕切实防范跨境金融风险提出3项措施。

这表明我国人民币国际化步伐进一步加快,并在人民币境外流通、清算、兑换等方面推出了多项政策措施:支持粤港澳三地机构合作设立人民币海外投贷基金,支持港澳保险公司依法取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逐步开放港澳人民币清算行参与内地银行间拆借市场,推动人民币在粤港澳大湾区跨境便利流通和兑换,实际上使得资本开放更上一个平台。

四、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之一,其金融服务实体的功能将进一步得到发挥,金融在大湾区的辐射功能进一步提升。在国内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大城市中,深圳GDP的构成中,先进制造业增加值的占比最高,金融增加值的占比最低,从未来看,深圳跨境金融业务将大幅度提高,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开放的力度将在深圳得到更多展现,金融增加值的规模将持续扩大,占比将有所提高。

《意见》围绕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投融资便利化、资金跨境融通渠道多元化等多方面,推出11条深化外汇管理改革的措施。目前,《意见》中提到的改革和开放举措,深圳已经有多项已经或开始实施,如开放全市的银行已经开展跨境外汇贷款业务;跨境人民币贷款方面,境内银行可向境外项目发放跨境人民币贷款。

五、粤港澳大湾区注重发展硬科技产业,金融助推硬科技再发力。“金融+科技”是粤港澳内部产业结构符合产业升级方向,疫情冲击下的金融支持助力中小科创企业“回血”。粤港澳大湾区注重发展新一代通信技术、5G和移动互联网、蛋白类等生物医药、高端医学诊疗设备、基因检测、现代中药、智能机器人、3D打印、北斗卫星应用等重点领域。第三产业占GDP 总量比重与世界级湾区有较大差距。湾区产业种类众多,制造业和服务业耦合性大,但区内产业划分不合理,缺乏统一协调性,存在产业重合等问题。2019年8月18日,深圳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中心,叠加2020年“新基建”作为托底经济及驱动高质量发展之矛的定调,以5G、数据中心为代表的新基建对于数据收集、处理、分析的几何级提升湾区经济政策的精准施策,提升一、二级市场对科技价值的定价效率。